粉色|赵赵最新个展&北京合艺术中心

发布时间:2020-10-23 相关聚合阅读:

原标题:粉色 | 赵赵最新个展 & 北京合艺术中心

温暖、暧昧,源自欲望,食色性也。

“粉色”是颜色系列的第三章,是“粉”“欲”“食”“仙“的古诗新选。它温暖、暧昧,源自欲望,食色性也。这个漫长的展览,在一个中式庭院中度过一年的三季,秋,冬,春,等待霜降、大雪、雨水、春分,亦如赵赵画中待哺的幼鸟,即将经历的漫长生命。

——崔灿灿

粉色 | 赵赵最新个展&北京合艺术中心

策展人:崔灿灿

粉色:古诗新选

“粉”

《山居即事 》

唐 · 王维

寂寞掩柴扉,苍茫对落晖。鹤巢松树遍,人访荜门稀。绿竹含新粉,红莲落故衣。渡头烟火起,处处采菱归。

寂静无声的院落中,诗人将柴门虚掩,望着夕阳的余晖,像是赵赵展览中的情形。仙鹤俊逸优雅,忠贞高洁的品质,又像是画中拟人的写照。赵赵的画从来不是“画物”,它传情、咏物、言志。有时直抒胸怀,寥寥数笔,便“绿竹含新粉,红莲落故衣”;有时得花上些时间,仔细端倪,才可见画中“天王”、“罗汉”“菩萨”。亦如诗的结尾,待到月上柳梢,渔船归渡,烟火升起之时,方可望见远处采菱人归来的身影。

《山居即事》,看似“即事”,却是“即景”,景与事也不过是个人理想写照的手段罢了。和赵赵的画一样,诗的前四句苍凉幽寂,是自古高洁名士追求超脱世俗、出世隐居的生活。诗的后四句生动优美,洋溢着人世间的烟火欢愉。这前后之间形成了一种分裂和对比。画中的粉色温暖又喧闹,是诗人和画家看到的生活,一派熙熙攘攘的人间胜境。画中的灰色冷幽清透,像自己的写照,从 “自画像”托腮少年开始的孤寂。

但无论如何,这庭院中的绿色、白色,还是粉色,都是人世间悠然无尽的情味,只不过对于自己而言,“热闹只是他们的,我什么也没有”。

展出作品:

∧《嗷嗷待哺》材质:油彩·画布 尺寸180x150cm 2020年

∧《恶人》材质:油彩·画布 尺寸37x25cm 2020年

∧《恶人》材质:油彩·画布 尺寸37x25cm 2020年

∧《粉色的佛像》材质:油彩·画布 尺寸60x50cm 2020年

∧《孵蛋》材质:油彩·画布 尺寸37x25cm 2020年

∧《猫》材质:油彩·画布 尺寸80x70cm 2020年

“欲”

《入承天观二首》

宋.郭祥正

飘飘飞盖入仙山,楼阁初逢碧霭间。为问蟠桃今熟未,客来一食欲忘还。

云卷云舒晓风凉,千尺松梢鹤唳长。昨夜月宫漂桂子,至今楼殿带天香。

这是一幅仙界的景象,也是古代文人向往的理想世界。清风吹来,天云雾开,诗人飞入仙人的世界。楼阁亭榭座于青云之上,祥云时卷时舒,这便是天上人间,嫦娥宫阙。郭祥正在一次宴集上朗诵这首诗歌,咏叹这天上的蟠桃是何等圣物,令人流连忘返。远处传来松梢上的鹤唳声,或许是昨夜醉了,诗人在月宫中夜赏,醒来已在人间,深秋的晓风有些凉意,衣衫上却还留着广寒宫的桂花香。

修仙、隐居、入朝,成为古代文人的向往生活。对长生不死的渴望,让仙人在其中位列第一。“蟠桃”象征仙界的圣物,食物被不断的附加后世的理想和愿望。它是王母会上的珍异,寿星手上的神物,延年益寿长生不老,以至于偷吃蟠桃便是犯了天条大罪。粉色的桃子,洁白的仙鹤,庭院里的松树,构成了展览的另一番景象,游园,醉酒,晓风,天香,如同神仙般的生活。

在这个偌大的城市中,赵赵从“白色”的迷宫走向一处庭院。这里,可见天,见地,见四季的流转。恍惚中,桃子有时粉嫩如生命,有时汹涌如欲望,有时又只不过是:“桃花仙人种桃树,又折花枝换酒钱“。

展出作品:

∧《食物》材质:油彩·画布 尺寸60x50cm 2020年

∧《桃子》材质:油彩·画布 尺寸37x25cm 2020年

∧《桃子》材质:油彩·画布 尺寸60x50cm 2020年

∧《肖像》材质:油彩·画布 尺寸37x25cm 2020年

∧《肖像》材质:油彩·画布 尺寸37x25cm 2020年

“食”

《初食笋呈座中 》

唐 · 李商隐

嫩箨香苞初出林,於陵论价重如金。皇都陆海应无数,忍剪凌云一寸心。

竹笋的故事在“粉色”里有了变化。这首李商隐少有的佳作,也做于宴席之上,诗中虽充满惋惜却绝非抱怨,那时正是他洋洋得意之时。这一年,21岁的李商隐第一次吃到竹笋,面对时鲜美味,本应写下“人间有味是清欢”的诗句,却在诗句中显露了几分悲伤。诗中以物言志,即景抒情,笋衣刚从林中破出,即将超越旧竹。一切如雨后春笋,饱含希望。不过,在於陵城里粉嫩的竹笋,却成了应季的食物。这天下间有那么多的奇珍异宝,为何要忍心将这刚出林间的一片凌云精神剪下。

“绿色”里那些顽强的生命力,既是咏赞的对象,却又是鲜嫩的食物,亦如出生和衰老,不朽和泥灭 。这世间的万物何尝不是如此?《食玉》引用了魏晋修仙的故事,世人对长生修仙的渴望从未消失,从对食物的生存需求和享乐,到食物的礼席宴请和社会功能,再到给予的生命寄托和理想投射。这尘世间的生生死死,与节气和时令一起,伴随着抒情、颂德、咏史、比兴,总要在“食”中找到解脱。

在人类最基本的欲望中,没有比“食”更崇高和永恒的故事了,它代表一个丰饶有人情内涵的世代,也暗含永不消逝的欲望和饥渴。

展览现场:

“仙”

《庐山谣寄卢侍御虚舟》

唐.李白

我本楚狂人,凤歌笑孔丘。

手持绿玉杖,朝别黄鹤楼。

五岳寻仙不辞远,一生好入名山游。

庐山秀出南斗傍,屏风九叠云锦张,影落明湖青黛光。

金阙前开二峰长,银河倒挂三石梁。

香炉瀑布遥相望,回厓沓嶂凌苍苍。

翠影红霞映朝日,鸟飞不到吴天长。

登高壮观天地间,大江茫茫去不还。

黄云万里动风色,白波九道流雪山。

好爲庐山谣,兴因庐山发。

闲窥石镜清我心,谢公行处苍苔没。

早服还丹无世情,琴心三叠道初成。

遥见仙人彩云里,手把芙蓉朝玉京。

先期汗漫九垓上,愿接卢敖游太清。

“绿色”是序曲,是赵赵全新的开篇,它讲述了一个找寻生命力和自由的故事。像是李白一样的浪漫主义诗人,手中持有一根镶着绿玉的棍杖,辞别过去,攀登五岳寻仙问道,一生踏遍名山。万物生长于此,也兴盛于此,锦绣的云霞铺张在天空上,湖光山影彼此映照,泛出阵阵青光,山峰直入云端,水流如银河般倒挂天地,孕育着生命里的无限丰饶和持续,以及一切可能。

“白色”弥散着一种感受,一种距离遥远,似是而非的境地。“香炉瀑布遥相望,回厓沓嶂凌苍苍。翠影红霞映朝日,鸟飞不到吴天长。”白茫茫的世界,没有边际,也不见未来,虽由人做,却宛自天开。“白色”的过去犹如仙境,尘世间的繁杂,在穿行中暂时忘却,石镜让心神得以清净,过去的足迹早被青苔掩盖。如诗中所言,李白终其一生的理想,“早服还丹无世情,琴心三叠道初成。遥见仙人彩云里,手把芙蓉朝玉京“。只是仙人的故事绝非想象的那般脱离社会,它不过是诸多社会角色中的另一种身份,并寄托了更大的希望,寻求治病救人、预测未来、述异志怪的理想。

“粉色”是颜色系列的第三章,是“粉”“欲”“食”“仙“的古诗新选。它温暖、暧昧,源自欲望,食色性也。这个漫长的展览,在一个中式庭院中度过一年的三季,秋,冬,春,等待霜降、大雪、雨水、春分,亦如赵赵画中待哺的幼鸟,即将经历的漫长生命。

1,“绿色”赵赵个展 北京松美术馆 2019

2,“白色”赵赵个展 北京当代唐人艺术中心 2020

3,“粉色”赵赵个展 北京合艺术中心 2020

策展人:崔灿灿

2020年10月15日

开幕现场图:

粉色

PINK

艺术家:赵赵

策展人:崔灿灿

展期:2020年10月18日至2021年3月07日

(周二–周日10:30–18:00,周一闭馆)

地点:北京合艺术中心(东城区南池子大街66号巷内)

Copyright© 2015-2020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