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记得鬼吹灯的负油价吗?幕后黑手开始现身了

发布时间:2020-10-02 相关聚合阅读:

原标题:还记得鬼吹灯的负油价吗?幕后黑手开始现身了

大家好,欢迎来到金融评书“白话金融危机史”。

2020恰逢庚子,吊诡丛生。太多不可思议的事情接踵而至。在每天目不暇接的错愕当中,我们可能已经开始淡忘起一些其实就发生在不久前的灵异事件,比如4月20日的负油价。

有关负油价,咱们此前专门讲了一个鬼吹灯系列“疯狂的石油”。从灵异的负油价到坑爹的原油宝,从沙特小王子踢倒火焰山引发油价崩盘,到随后石油市场触发的金融市场大震荡。疯狂的石油市场还只是冰山,后面的金融市场才是大冰川。

当时这个鬼吹灯系列在我心中其实还有一个疑问没有得到解答,石油期货是零和游戏,既然有人赔得倾家荡产,就一定有人赚得盆满钵满。那么这些钱被谁赚走了,负油价到底是纯粹的市场行为还是另有蹊跷,这里面到底有没有沉默的真相?中国银行最后相当于兜底了原油宝用户的损失,很可能和很多海外的投资人一样亏了一大笔,如果涉及幕后操纵,那些赔掉的银子还有没有可能要回来?

一代宗师里说,念念不忘,必有回响。等了足足有5个月的时间,这个问题现在终于开始渐渐有些进展了。机构投资者网站(Institutional Investor)最近有一篇长文,谈到了幕后黑手开始现身,美国的顶级律师开始介入。这里和大家分享,算是和诸位朋友特别是那些被坑杀的散户们有个交代。

这件事很多人都认为尘埃落定,芝加哥商品交易所的主席接受采访也言之凿凿的说过,一切都是市场行为,没有任何问题。要想翻案,谈何容易。这件事靠谱吗?这就要先说说在努力推动翻案的人了。

这话要先说起到一位美国老爷子,罗伯特·米什(Robert Mish)。这位老爷子从四岁起就开始集邮,而后成为了搜集稀有钱币和珍贵古物的专家,咱们就叫他收藏爱好者老爷子。老爷子有自己的公司,经常周游世界参加稀有钱币展览会,而且在金银铂钯等贵金属领域颇有发言权,还写了不少书。

今年4月,刚过完73岁生日的老爷子和很多原油宝的朋友一样,惊喜地觉得自己发现了一个百年不遇的做多石油的机会。做了一辈子贵金属期货的老爷子想,油价已经这么便宜了,绝不可能有什么太大下跌空间了,这是有便宜不占白不占啊,于是果断入手了十份石油期货合约,沏上一壶咖啡就坐等升值了。

结果真是活久见,大白天喝咖啡碰到鬼了。4月20日,美国WTI石油期货价格跌入了负油价的深渊。像许多市场参与者一样,随着油价的崩溃老爷子也崩溃了,被迫以负油价平仓出售自己5月石油期货的多头头寸,灰溜溜的损失了9万多美元。

按理说这位老爷子倒应该也不缺这9万多块,但是作为一位在期货市场混迹多年的老炮儿,与许多市场参与者不同的是,这位爷拒绝承担损失。

别忘了,咱们前面说了老爷子的主业是搜集稀有钱币和古物,所以他行走江湖这么多年其实和骗子打了一辈子交道,也把自己锻炼成了一个识别伪品和骗子的专家。所以那天当他看着自己的石油单子犹如被雷击了以后,他果断抄起电话,打给了另一位老炮儿,美国一位专攻市场操纵的顶级律师克里斯多佛·洛弗尔(Christopher Lovell),他想要领导一场集体诉讼。

老炮律师洛弗尔早在1976年他职业生涯刚开始的时候,就开始代理市场操纵案件。遥想1976年,石油期货还没出生呢,纽约商品交易所(New York Mercantile Exchange)上最靓的仔可是最接地气的缅因州土豆。现在很多中国人知道缅因州是因为龙虾,其实缅因州还有另一大特产就是土豆。记得2019年初,中美经贸代表在北京磋商时,缅因州的所有国会议员不分党派地上书,要求美国政府在和中国谈判时,可一定要记得先讨论这貌不惊人的土豆。

当年的纽约商品交易所,那可是鱼龙混杂,市场操纵横行。我其实特别想有时间讲讲这些金融江湖上的历史典故,前世今生,全世界最发达的金融市场上也曾经遍地是文明的野蛮人。最臭名昭著的一次,就是土豆大王辛普劳(J.R.Simplot)被控操纵缅因州土豆的期货价格。虽说是陈年旧事了,但是说起来这件有关土豆的往事其实和我们要讲的石油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这位土豆大王在上个世纪40年代就创立了早期的食品冷链物流,开设了世界上第一家冷冻炸薯条公司,并牵手麦当劳把炸薯条带进了千家万户。2005年这位土豆大王96岁的时候,他的公司已经供应了所有美国连锁快餐店一半以上的薯条。所以您只要是在几家著名的连锁快餐店吃过薯条,多半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做过这位土豆大王家的消费者。

很多人说,如果没有麦当劳,那么世界可能就不需要这么多土豆。到1976年,土豆期货已然是纽约商品交易所最大的生意。因为需求实在太大,土豆大王甚至曾买下整个缅因州近一半的土豆,是个百分百的亿万富豪超级大主顾。吃客们旺盛的薯条胃很快推升了土豆期货的价格。超级大买家土豆大王是个老牛仔,很生气的老牛仔决定疯狂卖空缅因州土豆的期货。因为手段过于凶猛,引来了嗜血的鲨鱼。土豆大王于是作为土豆超级大空头和嗜血的土豆超级大多头展开了一场生死大战。这件事儿在金融史上都是有名号的,史称“土豆战争”,potato war。

这场土豆大战精彩绝伦,有机会和大家细细分享,今天咱们先长话短说。多空双方为了取胜,都诡计迭出,阴谋不断。最后上演了一场经典好戏“多逼空”,多头把空头逼到了墙角,双方买卖的土豆量超过缅因州生产的土豆的好多好多倍,根本就没有那么多土豆可以交割。说到这儿诸位是不是开始听起来有点儿耳熟了?土豆大战是“多逼空”,负油价的石油大战是镜像的“空逼多”。和土豆大战里死空头根本没那么多的土豆用来交割正相反,石油大战里的死多头根本就没那么多地方可以存放交割到的石油。历史隔空交汇,土豆大战是石油大战不折不扣的前世今生。

被逼到墙角的大空头无奈选择了违约,结果是纽约商品交易所遭遇了历史上最大的市场违约,土豆大王违约了近5000万镑土豆合约。纽约商品交易所又出来和稀泥激怒了一众投资者,一场土豆大战迅速演变成一场司法交锋。

说了这么半天土豆,和负油价有什么关系呢?关系那是大大的,这场领导了土豆战争司法交锋的不是别人,您诸位认识,正是我们刚刚遭遇了负油价的收藏爱好者老爷子请来的这位老炮儿律师。和现在的负油价一样,当年很多律师都觉得这场土豆战争是市场行为,没有什么胜算而不愿意接手。才28岁的洛弗尔,刚拿到律师资格,初出茅庐,青春正盛,血气方刚的就接下了这个烫手的土豆。成功的道路上从来不会是一片坦途,荆棘丛生,曲径通幽。足足6年的时间,小伙子律师从艰难取证到激烈庭辩,深一步浅一步的把这颗烫手的土豆终于放到了美国最高法院的几位大法官手里,并且一战成名,一脚踢开了成为美国最具盛名的大宗商品律师的职业生涯。

在此后的几十年内,一直是娃娃脸儿的洛弗尔被美国司法届公认为对大宗商品市场复杂的期货交易和更不透明的现货交易有着深厚的理解。一招鲜吃遍天,他怼过高盛摩根这样的顶级投行和像伦敦金属这样的顶级交易所,做过从铝到银,从棉花到石油等各种大宗商品市场操纵的案子,三次把案子带到美国最高法院,并且赢下了这其中的两个。所以这次这位老炮儿律师愿意接手这个负油价的案子,一下子就让这个案子有了悬念和看头儿。

土豆大战有几个后果,首先是多空双方都被判罚,土豆大王被几年内禁止入市交易,而因为交割被违约中断导致150万镑的土豆都白白的烂掉了。更为严重的后果是,土豆期货的名声从此就烂大街了。金融最底层的资产是信任,华尔街日报1998年的一篇报道痛心地说,土豆大战的伤疤之痛,使得那些被坑苦了的土豆农民和交易者们宁愿看天吃饭,接受来自大自然的不确定也不愿意再信任土豆期货。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甚至痛下杀手,在近二十年时间里干脆一刀切的完全禁止了土豆的期货交易。用了近20年一代人的时间疗伤后,1996年才在纽约棉花交易所(New York Cotton Exchange)重新推出了有关土豆的期货,而时至今日,美国市场上也再没有了曾经显赫一时的缅因州土豆期货了。

土豆大战的另一个当时没人想到却影响更为深远的副作用是,土豆大战后,纽约商品交易所也名声狼藉,饱受争议,而且没有了土豆就失去了最大的交易,不仅输了面子也输了里子。为了东山再起,纽约商品交易所决定玩一票大的,在另一段精彩绝伦合纵连横的故事里,纽约商品交易所于1978年开启了一个全新的期货品种。而这个全新的期货品种就是我们今天大名鼎鼎如雷贯耳的WTI石油期货。所以土豆期货实打实的就是石油期货的前生今世,逝去了土豆期货,却诞生了石油期货,脱去了农产品的羊皮袄,披上了黑金的帅斗篷。从那时起石油期货开始成为期货市场上的新贵,纽约商品交易所和WTI石油期货也于1994年一同并进了今天的芝加哥商品交易所。

光阴荏苒,岁月如梭,转眼间时间来到了2020年。如今老炮儿律师老将出马,剑指负油价。咱们先查看一下案发现场,4月20日是芝加哥商品交易所上的WTI原油5月合约到期的前一天。案发当天该原油期货价格波动超过每桶55美元,一路狂泻至每桶负40.32美元,暴跌超过300%,前所未有。油价仅在收盘前的最后两分钟就每桶跌落了超过25美元。这种幅度和速度,不是跳水,不是跳楼,而是蹦极式的跳崖,并收于会永远记录进金融史的负37.63美元,卖石油的还要倒找钱。要是谁在0美元入场抄底1万桶石油,原本自以为买到了天上掉馅饼的免费石油,要是在负40美元被迫平仓,那结果要倒赔上足足40万美元。案发的第二天是期货合同的到期日,头一天还是负油价的同一份合约突然转为正数,在最后交易时间上涨了每桶47美元,至每桶10.01美元到期。更为诡异的是,分时交易量显示,WIT5月合约从跌破0美元的分水岭后的交易量只有几千手,在最后两分钟锁定负油价的更是只有区区几百手合约。而这几百手合约锁定的包括中行原油宝在内的全世界投资人的至少数以百亿计美元的损失。

常言道,事出反常必有妖。负油价这么反常的现象,神秘的交易自然需要令人满意的解释。负油价出现后,除了很多阴谋论,国内外都有铺天盖地的文章和各路大神的分析,从OPEC减产协议谈崩引发的国际油价崩盘,到美国页岩油的困境,到美国库欣满负荷的储油设施和海上飘满的储油油轮,从美国USO纸石油在超级升水(super contango)下的天然陷阱,到中行原油宝移仓换月的结构性缺陷,还有人说石油期货交易的本质就是赌博,结果无论如何也无关乎道德。这些分析都各自有些道理,但也还都不能排除掉负油价被操控的可能。

有关负油价,我们已经听到了太多受害者方面的声音,但是受益者们却往往悄无声息。到底是谁把油价推下了悬崖?又是谁从中最大获益?这里面真的只有市场那只看不见的手没有任何幕后黑手吗?大家心中的巨大疑问,现在终于有这位爱好收藏的老爷子罗伯特·米什和这位千锤百炼的司法老炮儿洛弗尔出面来秋菊打官司讨个说法了。

这一局司法诉讼才刚刚拉开大幕,很可能会是一场旷日持久的经典战役。考虑到这种级别诉讼的旷日持久和老炮儿律师的年纪,这也很有可能会是他为自己选择的收官之作了。他在目前的诉讼中称,“我们研究了定价模式并进行了分析,已经排除了这是正常市场活动的结果。油价丝毫没有反映任何形式的竞争性市场活动,这是操纵的经典示例”。

那么这场诉讼有可能成功吗?他们诉讼的幕后黑手又是谁呢?还有哪些受害者会加入战局呢?后面走势会有何可能?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感谢大家关注金融评书“白话金融危机史”,祝大家一切安好,咱们下回书再接着聊。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Copyright© 2015-2020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