休闲与幸福感

发布时间:2020-09-30 相关聚合阅读:

原标题:休闲与幸福感

几年前,央视曾以“经济生活大调查”对国民休闲时间作了调查,数据显示:70%的受访者日均休闲时间少于3小时,经常处于奔波劳累的状态中,还有8%的受访者表示,几乎没有休闲时间,整天忙碌不堪。最为忙碌的地区集中在辽东半岛、长三角等经济发展较快、收入水平较高的地区。概而言之,国人的休闲状况堪忧矣!

人的真实身份首先是生物。既然生命乃自然赋予,光阴也源于自然进度,那么,一个人要想持有清晰、纯粹的时间印象,就必须回到大自然——天时的缔造者和发布者那里去“领取”。它对每个人都是公允的:一天24小时,一年365天。问题的症结在于你如何合理有序地安排这些时间。古哲云:“一张一弛,文武之道。”这对个体生命也是极为适合的:该“张”的时候,紧张而勤奋地工作、学习;该“驰”的时候,调适心理,放松情绪,休闲一番。总之,人必须作息兼顾,身体才能日臻佳境。

客观而论,后工业化时代的现代生活节奏日益加快,相当一部分人缺乏休闲时间,完全处于被动工作的境地。他们为就业疲于奔命,为生计劬劳不已,一整天像机器人一样无休止地工作,期望保住一个饭碗,希望多挣些钱。而且,一些人为了挣钱,无奈地将自己的休闲权自动放弃了,长此以往,严重影响自身健康。正所谓:四十岁前拿命挣钱,四十岁后拿钱养命。“一切向钱看”,到头来最终会付出身体健康的代价。

世界卫生组织给出的“健康基石”概念是16个字:合理饮食、戒烟限酒、适当休闲、心理平衡。健康来自健康的生活行为,现代人应该主动去争取健康,有良好的健康意识,其中“适当休闲”既是自己应尽的责任,也是自己享有的权利。否则,只工作不休息,人便会远离健康。时下备受社会关注的诸如抑郁症之类的心理疾病,难道与人们缺失“适当休闲”、心理压力过重没有因果关系么?

倘若换个视角看休闲,不免会得出这么一个结论:有些人并没有将休闲列入“幸福”的畛域。人们大多不知不觉地追随1690年首次由英国经验论代表约翰洛克对幸福所下的一个定义,即“趋乐避苦,幸福就是至乐”不锈钢板http://www.czzcgl.com;由此,人们追求持续、无度、极致的快乐,却把休闲搁置一边。这些人难以接受“休闲”这种适当放松身心的愉悦状态,觉得生活就应该是一场轰轰烈烈、热热闹闹的“大戏”,他们不相信人生需要“适当休闲”,而是百般寻求及时行乐,醉生梦死——如此生活,委实够“爽”,但是这样一来,自己的人生之路就像盲人骑瞎马,即便不跌入悬崖,也将以年华虚度、两手空空而谢幕。

与此相较,还有另一个极端,即天生的工作狂——那些英年早逝者为其敲响了警钟。他们多为生命透支者,而缺失“适当休闲”乃是生命透支的一个主因。德国学者菲尔博斯曼斯说得好:“幸福不在彼岸,它就在你身边。”倘作息兼顾地安排时日,有节制地生活,那么,“幸福”两字就会伴随你的一生。

末了,还要提醒国人,休闲方式是多元的,别光热衷于“看电视”“上网”等被动的打发时间类休闲;多一些理智的、积极的休闲方式,如体育健身、社交、旅游、下棋等活动。后一种休闲方式,既可赏心悦目,又能健身益智。不仅要适当休闲,而且要知道如何休闲;如是,一个人才会活得健康阳光,一种人之存在本体的幸福感便油然而生。

Copyright© 2015-2020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