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檀:上海金融排名全球第三!中国最大的金融开放潮来了!

发布时间:2020-09-28 相关聚合阅读:

原标题:叶檀:上海金融排名全球第三!中国最大的金融开放潮来了!

文/叶檀? 财经女侠 | 毒舌善心

现在有最好的创业机会,是最好的打开大门、融入全球的机会。

有两则新闻,离直觉很远。

9月25日,英国商业智库Z/Yen和中国金融综合开发研究院联合发布的全球金融中心指数显示,全球前五大金融中心是纽约、伦敦、上海、东京、香港、新加坡。

上海第一次排名前三,进入国际金融第一梯队。

这份报告调查了111个金融中心,虽然上海只比东京差1分,比纽约、伦敦的分数相差较远,但仍然意味着上海金融业规模上的巨大扩张、建立交易系统的巨大努力。

这份报告给了上海很高的评价:上海的优势主要不在于摩天大楼,而建立在金融系统和机制的无形创新上。

上海已成为中外金融机构最重要的集聚地之一,上海有1600余家各类持牌金融机构,外资金融机构占比超过30%。

另一则新闻来自于马云。

9月25日,马云说,今天世界面临三个巨大无比的战略性机会:一是数字变革,二是中国强大的内需,三是新一轮的全球化开始。所以青年企业家是真正跨时代的一代企业家。

马云认为,现在不是全球化停滞的时代,相反,全球化刚刚开始。

过去的全球化是工业时代的全球化,疫情让全球化停止的时候,很多人认为疫情让全球化停滞,我认为真正的全球化才刚刚开始。

我们原来把全球化想得太为简单了,认为卖点东西全世界做点贸易就是全球化,真正依靠科技提升供应链效率,为当地国家创造就业,创造独特的价值,这样的企业才是真正具备全球化的能力。

我们一定不是靠成本、掠夺资源的角度进行全球化,而是通过创造价值,为当地创造就业,在当地纳税这样的方式。企业家一定要出去走,我们出去不是一定要做生意,而是打开视野,而是去培养全球视野。

马云的话乍一看,简直痴人说梦,普遍的认知是,新一轮全球化被魔鬼挡道,怎么可能开始?

实际上,全球化开始的认知非常准确,中国新一轮的金融全球化、科技全球化已经开始。

大机会在眼前,大风险在眼前,只不过,多数人没有认识到这一点。

把上海金融中心新闻和马云的话结合在一起,再看中国金融业的开放速度,才能够了解“深度开放”。

美国拼命封堵中国高科技

华尔街却大踏步进入中国

中国金融市场开放紧锣密鼓。

前一段时间去了青岛,是一家外资投行的落地。这家银行布局了十几年,终于迎来这一天。

中国金融开放,有强大的数据支撑。

根据银保监会的数据,近两年来,银保监会共批准外资银行和保险公司在中国大陆设立近100家各类机构。

截至2020年7月末,外资银行在华共设立了41家外资法人银行,115家外国银行分行。境外保险机构在华共设立了65家外资保险法人机构,外资保险注册总资产达到1.6万亿元,资产规模较2018年4月初增长了约51%。

今年上半年,作为金融重要聚集地的浦东新区,金融业增加值2022亿元,同比增长7.5%,占全市金融业增加值的58.2%,金融业引进外资7.97亿美元,同比增长一倍。

外资金融机构资产增速,两年翻番。

无论是证券、支付、基金托管、信用评级,中国在全方位开304不锈钢管放。

因此,我们看到一个有趣的现象,美国政府在拼命封堵高科技,华尔街银行家在大踏步进入中国。

2020年9月召开的中国国际服贸会上,摩根士丹利、瑞银集团、星展银行、德意志银行、卢森堡银行、瑞穗银行、富邦华一等43家外资金融机构集体亮相。

9月2日,花旗中国宣布,获得中国证监会的基金托管业务资格核准,成为首家获此执照的美国银行,将也是全球前五大托管人中的第一家,为中国境内的公募基金和私募基金提供基金托管服务。

从今年4月1日开始,中国正式取消对证券公司、公募基金管理公司的外资持股比例限制,全球基金公司可以向中国证监会申请设立外商独资公司,能够在中国设立并向个人投资者销售公募基金。

早在2018年,中国就推出了15条开放措施;2019年,银保监会又推出19条对外开放措施,其中包括降低市场准入门槛、取消外资股比限制、取消业务范围限制,以及简化行政许可流程等。

几乎所有的金融监管者都在强调金融业对外开放的重要性。

9月26日,全球财富管理论坛上海峰会召开,一行三会全都提到金融开放。

财政部原部长楼继伟说:在外商准入负面清单中,金融业的准入负面清单已正式清零。

合格境外投资者的投资额度限制取消,外资机构参与证券市场的便利性提高,在企业征信、信用评级、支付清算等领域给予外资机构国民待遇,并积极推动会计、税收和交易制度与国际制度的接轨。

外管局副局长陆磊说得更直白,要扩大金融业的对外开放,顺应市场主体的需求,以更高水平的开放打破封锁和围堵的风险,积极融入和拥抱世界金融的体系。

要建设以人民币金融资产为核心资产的国际金融中心,推动离岸和在岸市场的规则与国际接轨,促进中国和全球金融市场的互联互通,培育全球交易市场。

银保监会副主席在谈到资管时,提到保险资管,正在抓紧修订保险资产管理公司管理暂行办法,取消境内保险公司合计持股不低于75%的规定,鼓励外资发起和参与设立保险资产管理公司。

看看,你在逆全球化,我就大力促进全球化。

以前我们是产业融入全球,现在是金融融入全球。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才是真正的安全,关上国门,必然挨打。

经过42年的改革开放,中国终于驶入金融业开放、人民币全球化深水区。这一次金融业开放的幅度,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大,预期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强烈。

金融,是真的开放了。

任何一个国家在人均GDP到达1万美元左右时,货币市场化、金融全球化将会成为命门,很少有国家能够安然度过。

这就像螃蟹蜕皮,是成长的必经之路,也是螃蟹一年中最柔软的时候。

从这个角度,我们才能理解上海金融全球化。

最近几年,上海设立了一连串交易所,目前,已经成为全球金融要素市场集聚度最高的城市之一。股票、债券、期货、货币、票据、外汇、黄金、保险、信托等各类全国性金融要素市场在这里齐聚,直接融资额超过12万亿元。

上海还是全球金融基础设施最完善的城市之一。人民币跨境支付系统(CIPS)、原油期货交易平台、上海清算所、上海保交所、上海票交所、科创板等一大批新型金融基础设施相继设立,为交易提供有力的支持。

毫无疑问,上海将是未来人民币资产最重要的成交地,上海价格将成为全球市场重要的参考价格。

花海桑田,历史转了一圈,回到了七十年前,上海、香港、新加坡站在同一条赛道上,重新赛跑。

巨大的交易机会 怎能错过?

面临如此重要的机遇期,市面上资金早就行动。

首先表现在外汇交易上。这两年,人民币大涨大跌,全球外汇交易机构根本忍不住。

楼继伟提供了一个数据,据不完全统计,目前有70多个央行或货币当局将人民币纳入了外汇储备。

2016年,离岸人民币外汇全球日均交易量是2020亿美元;2019年,上升到2840亿美元,占全球外汇市场的份额从4%到4.3%,在新兴市场货币排名第一。

下面这张图,是在岸人民币和周K线,离岸人民币的走势如出一撤。

人民币汇率市场巨幅震荡,给人民币外汇交易带来了巨大的机会。估计新加坡这些地方的外汇交易员,会笑不动。

第二个机会,来自于资本市场。

证监会机构部主任邱勇提供了一个重要数据,今年1到7月,QFII、RQFII累计流入规模达到近六年来最高值。

9月25日,周末,悄无声息出来一个大政策。证监会、央行、国家外管局发布《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和人民币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境内证券期货投资管理办法》,从11月1日起实施。

办法主要是降低准入门槛、扩大投资范围、加强监管。

以后,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挂牌证券、私募投资基金等,允许参与债券回购、证券交易所融资融券、转融通证券出借交易,外资全部可以介入。

接下来,境外资金参考意义会越来越大,

截止今年8月底,境外投资者通过沪港通、深港通持有A股市值高达2万亿元,占A股流通市值的比重是3.28%。

截止9月26日的一周,市场赚钱效应极差,北向资金大规模流出。本周流出247亿,加上上一周流出超过200亿元,两周流出近500亿,看样子,北水是想持币过节了。

但外资总体增加了流动性。近一年,北向资金合计净买入2626.64亿元A股股票。

我们一定会让人民币资产具有吸引力。

一行三会在论坛上确认,中国市场有吸引力,而且吸引力的来源是,能赚钱。

证监会机构部主任邱勇说,全球流动性过剩,主要经济体普遍处于低利率甚至负利率,中国资本市场已经成为最具吸引力的市场。

外管局副局长陆磊解释,人民币有吸引力。

主要经济体维持零利率或者是负利率,中国和主要的发达经济体维持了较高的息差,决定了近期人民币资产的吸引力。中国经济发展的基本面和改革红利对全球资本形成了强大的吸引力。

全球“宽货币、低利率”,中国呢,汇率不跌反升,利率比其他国家高,汇率利率都能赚钱,当然就会有外资被引入中国。

这就差直接吆喝,买人民币资产吧,买吧买吧,又便宜又好。

只要是人才 全都抢着要

目前,上海金融从业人员47万,相比十年前翻番,在国内金融人才最多,但这样的比例离全球金融中心,还差得远。

各地都是直接赤膊上阵,抢人才。

2019年一年,全国超过170个城市发布人才政策。猎聘近日发布报告,长三角城市人才净流入,杭州、苏州排名在上海之前。

北京也在抢金融人才。

9月7日,北京发布《西城区关于在金融街落实金融业扩大开放的若干措施》(简称“金开十条”)。

对符合条件的金融机构聘用的“高精尖缺”外籍人才,给予工作许可、在京永久居留、出入境等证件办理及社会保障便利措施和“绿色通道”服务。

只要是高科技紧缺人才,是金融人才,北京、上海的户口,压根儿不成问题。

不光是城市之间抢人才,外资机构也在抢中资的人才。

《21世纪经济报道》披露,有不少海外券商高薪聘请A股民间高手,将他们的投资策略与投资逻辑“数据化建模”,部分外资控股券商还会引入基于智能技术的多元化量化投资策略,形成独特的A股投资策略。

不管是IT、交易还是投行,只要你是人才,外资都要。

部分资金、人才转投外资怀抱。中资机构想方设法留住人才。

未来金融行业会有大洗牌,头部企业把数字经济和金融交易结合在一起,这些企业将具有定价优势。

新兴金融机构“快马加鞭”:

目前,全国平均每6张保单中就有1张来自众安。

蚂蚁战配基金9月25日上线,支付宝被指定为唯一销售平台,这也是权益基金行业史上首次出现“纯互联网平台”代销。

一元可买,首日一小时,102亿元销售完成,估计累计关注人数可能接近千万。

今年初,上海出台方案,力争5年时间将上海建设成为具有全球竞争力的金融科技中心,大数据、人工智能、区块链、云计算、5G、量子计算等领域,人才有多少,要多少。

人的问题永远是革命的首要问题。

这一场金融开放之战,人民币国际化之战,胜利的要诀永远就是留下人才、用好人才、培育出真正的人才。

Copyright© 2015-2020 版权所有